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诺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些五颜六色的嘎拉哈  

2007-10-25 12:34:29|  分类: ≡●东北的情怀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那些五颜六色的嘎拉哈 - 蓝诺 - 蓝诺的博客 


那些五颜六色的嘎拉哈

 

作者 蓝诺

 

   在俺们东北啊,一进腊月就开始猫冬了。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也不能像那些淘小子一样,去溜冰车,打冰嘎。再说了,一个姑娘家,疯疯癫癫地和那帮小子一起闹,还不让人笑话啊?反正啊,那些外边儿的游戏是玩不转了,只好都缩在屋里找乐。不能跑出去玩,俺们这些爱闹腾的丫头们,总不能闲着呀,那就串门儿吧。那时候,哪家的大人,都乐意我们去家里玩儿,那要是去谁家串门儿,见面贼热乎,还给俺们炒点瓜子、苞米豆啥地磨牙。当然,串门儿主要的目的是欻(chua)“嘎拉哈”,也叫抓“嘎拉哈”。这“嘎拉哈”是满语,特指猪羊的腿和胫骨相连的一块骨头。这块骨头老有意思了,四面形状都不一样,俺们给每一面都起了名字,珍儿、背儿、坑儿、驴儿。俺们的手小,最爱抓羊嘎拉哈,那羊嘎拉哈是越多越好玩儿,玩时还要准备一个小口袋,也叫“沙包”,是用六块布缝起来的,里面放一些沙子或者碎石头。

   游戏开始前,一帮人围成一圈儿,手心手背,分成两伙。有时候,要出好几把才能分好伙儿。最后,由两伙儿各推选出一个代表“石头、剪子、布”,赢的一方先抓。具体玩法是把嘎拉哈撒在炕上或桌子上,高高扔起口袋,以最快速度抓住同面的嘎拉哈,然后再稳稳的把口袋接住,就得“分儿”了。抓到两个一样的是一分儿,抓到三个一样的是十分儿,如果一下子抓到四个,那可是一百分啊。在规定时间内,看哪一伙儿的人得“分”多就算赢了。而输家呢?要挨罚讲故事、说笑话或者“猜闷儿”,这时候,大家伙儿都成了“裁判”,那要是不整点儿逗人的笑话故事,俺们就会一致对外:再来一个,再来一个……有时候也会故意起哄,找乐儿呗。就这样,哗啦哗啦的嘎拉哈夹杂着丫头们的说笑声,让暖暖的屋子更热闹了。要是玩起兴了,中午都不回去了,反正嘴里还嚼着苞米豆,也饿不到哪儿去。再说了,在谁家玩,谁家还不管饭啊,吃完接着玩呗……

   那时候,俺们都乐意去村东头丫蛋儿家去耍嘎拉哈。一个呢,是她家的口袋漂亮。丫蛋儿的二姨家开裁缝铺,她家的口袋整得贼新鲜,都是小碎花布缝的,一个个小口袋可招人稀罕了。有时候,人少不够手玩嘎拉哈,俺们就玩抛口袋,两只手始终保持有口袋,空中一直飞着一个口袋,如果能同时飞两个口袋,那就叫能格儿了。这个游戏也要手疾眼快,就是有点儿像现在杂技里面的杂耍儿。再一个呢,就是她家嘎拉哈贼多。丫蛋儿爹是个宰羊的,村里谁家想杀羊都要恭恭敬敬地先请他爹去喝顿酒,才能有机会请到她爹这个“鬼见愁”亲手给绑好的羊来上一刀,那可真是一刀毙命。村子不大,约摸卸肉的时候,丫蛋儿总会乐不滋地凑过去,把她爹早就为她留好的嘎拉哈揣上,俺们也乐得屁颠屁颠地跟着她来回疯跑。那新嘎拉哈拿回来要用水煮,将上面的残肉去除掉,丫蛋儿妈每次都细心地帮俺们弄好,还给涂上颜色。慢慢地积攒下来,约莫都有几十个嘎拉哈了,反正啊,装了满满一袋子。每次往炕上一倒,俺们都会兴奋地嗷唠一声。嘎拉哈五颜六色地一铺开,看着都得劲儿,抓着也过瘾,尽管每次玩抓得满手都是一股羊膻味儿。

  慢慢地俺们长大了,各自都忙着自己的事儿,从前的小伙伴也很难再凑到一快疯闹了。不知从啥什么时候开始,出现了一种用塑料做的嘎拉哈,俺去买了一大袋回来搁着。只是,再也没有玩过它。冷不丁地想起什么,俺会把它们拿出来,撒开,装起来,再撒开……这些嘎拉哈比俺记忆中的颜色更鲜艳了,质地更光滑了,可是,却没有了那些满地打滚的笑闹声,没有了一把抓起四个嘎拉哈的欢呼声,就这样呆呆地望着,俺好像闻到那些塑料嘎拉哈里透出了一股诱人的羊膻味儿……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